减税降费后央地收入划分再调整 “一减一增”修复地方财政收支
来源:    点击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4 14:09
在减税降费大背景下,央地收入划分改革迎来新契机。   日前,国务院印发《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。《方案》指出,为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,支持地方政府落实减税降费政策、缓解财政运行困难,将推进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。   按照《方案》,在减税降费大背景下,央地收入划分改革首先从___、___留抵退税、消费税三个税种入手,其中___“五五分享”比例不变,但通过“一减一增”的方式修复地方财政收支。   “一减”即:完善___留抵退税分担机制——在央地“五五”分担比例的前提下,由地方所分担的部分(50%),由企业所在地全部负担(50%)调整为先负担15%,其余35%暂由企业所在地一并垫付,再由各地按上年___分享额占比均衡分担;“一增”则是提出稳步培育壮大地方税税源,首先将后移消费税征收环节并稳步下划地方。  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理事长、研究员乔润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此次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改革,从政策意图来看,主要是为了巩固减税降费成果,修复地方财政收支,但其背后显示的厘清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,增加地方财政的分成比例,其透露的税制改革的方向更为重要。   短期:修复地方财政收支   减税降费是今年的重头戏。   根据财政部部长刘昆介绍,“今年1-7月,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492亿元,其中新增减税11740亿元”,下一步要“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”,并且“对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,并根据评估的结果调整有关政策措施”,决定是否进一步扩大减税降费规模。   这也意味着,在当前大规模减税降费环境下,不排除进一步扩大减税降费规模的可能性。但在此背景下,中央和地方收入增速降低也成为摆在财政眼前的一个问题。   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幅持续收窄,直到8月才缓慢回升。根据财政部公布数据,今年前八个月,我国财政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7.0%(1-2月)、6.2%(1-3月)、5.3%(1-4月)、3.8%(1-5月)、3.4%(1-6月)、3.1%(1-7月)、3.2%(1-8月)。   对于一些地方来说,在减税降费压力下,财政收入也急剧减少。   在目前已经公布1-8月财政收入情况的16个省市自治区中,14个省市自治区财政收入同比增幅远低于2018年同期增幅。另外,有5个省市自治区1-8月财政收入同比负增长,其中___降幅最大,达-9.4%。   今年以来,我国采取了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,切实保障‘三保’和重点领域的支出,以及加大转移支付力度,和强化预算的严肃性,并且安排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,加快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这四个措施来应对地方收支压力,“经过努力,前三季度的预算支出情况良好,各地收支基本平衡。”刘昆曾表示。   但增加收入则是地方更为迫切的需求。此次推出的央地收入划分改革或将成为“及时雨”。   全国政协常委、提案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,2016年国务院将___央地划分比例由之前的75%(央)、25%(地)修改为央地各50%,当时文件称“五五分享”只是过渡,两三年后将据实际情况调整。《方案》明确继续保持___收入划分“五五分享”比例不变,相当于给地方政府吃了一颗“定心丸”,有利于地方政府进一步制定和执行相关方面重要规划。   此外,“___留抵退税和消费税政策的作用更大。”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杨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   “___留抵退税改革将根据各地的___收入情况来进行留抵退税额度的分摊,这充分考虑到了___税基流动的特点,避免了一些欠发达地区由于产业结构的制约,外购数额大而导致当地财政退税负担重的情况,这样的留抵退税分担机制更为公平、合理。”张连起解释道。   “比如一台机器从江苏买到上海,税交在了江苏,退税有可能由上海支付。此次改革则可以防止此前地方出现的相互‘扯皮’现象,文件明确地方先负担15%,剩余35%会按照上年所拿到的___分享额再分担。”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范子英详细指出。   消费税后移且下划地方,则很大程度上有利于增加地方收入。杨畅提醒道:“消费税在生产端增收难度相对较低,而批发尤其是零售环节征收难度相对较高,环节转移后,对地方征管力度的要求会进一步提高。”   长期:央地收入分配调整迈出重要一步   但更多专家学者更看重修复地方收支背后,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的作用。   此次改革明确___央地“五五分享”,还将消费税后移并下划地方,并且在___留抵退税方面,合理平衡了区域间的负担,可以明显看出“此次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有利于推动区域财力均衡发展,是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关系,向平衡央地财权与支出责任的目标迈出了公平性的重要一步。”张连起表示。   1994年,我国实行分税制改革。经过改革,中央财政收入占比加大。但与此同时,也反映出“上头点菜,地方埋单”的问题。  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院长高强曾向《财经》杂志表示,在自己的调研过程中,发现有一些县自有财力还不到每年财政支出总额的5%,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,甚至自有财力还达不到每年财政支出总额的1%。   在此基础上,一些地方陷入土地财政、房地产依赖、乱收费、乱罚款以增加收入的“泥沼”。辽宁大学地方财政研究院院长王振宇曾表示,分税制改革不彻底,没有清晰划分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分配,才是问题的根本。   为了改善上述状况,政策正在积极发力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新一轮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改革表示,要“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”;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“建立权责清晰、财力协调、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”。   今年5月和6月,国务院接连印发《科技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》、《教育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》、《交通运输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》,厘清科技、教育、交通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分配。   日前印发的《方案》也颇具厘清央地财权和事权的意味。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认为:“方案能在多大程度上平衡央地财权和事权,目前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。因为迄今为止中央政府并没有对何谓中央事权、何谓地方事权明确表态。而在财权归中央,地方只有事权的情况下,央地财权和事权的平衡问题,只能由中央说了算,地方只能在诸如如何完善地方主体税种等议题上发表意见。”   《方案》透露的税制改革方向才是更直接和重要的方面。“此次改革承诺了___‘五五分’将继续保持,并且通过___留抵退税地方间调整等方法增加地方政府收入,从而引导地方政府积极配合和支持国务院的财税体制改革的政策。”林江详细解释道,“另外,单一的___改革还不足以从根本上增加地方的可支配财力,所以提出了后移消费税。”   “消费税后移如果得以成功,将可以引导地方政府不必继续卷入招商引资的大战,而是扎实吸引更多消费人群到一个地方进行消费,有利于让地方政府获得更多的消费税收入,推进税制的综合改革。”林江表示。   多位专家同时认为,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改革并非“一日之功”,需要更长时间稳妥推进。      (责任编辑:DF142)